回首

   一顆年輕的終於在世俗中成熟起來。厭倦的枯燥乏味的生活都成了一種習慣。慵懶地呼吸著混凝土與柏油路吐出的空氣。眼睛在高樓大廈間穿梭,尋覓心走過的路。

  曾經喜歡一個人流浪在農村空曠的田野上,任心追逐淡而深情的泥土味,徘徊在莊稼與野草間。偶而拽著風的白褶裙隨它在深遂的天宇中飛翔。樹淩亂而尊嚴地站著,紳士般,沒有因葉子的交雜而產生的擁擠與不堪。低雁飛鵲悠閑地在風中散步。偶而會瞥一下孤獨的流浪人。遲緩地低鳴宣布著身體地倦怠。風吹來,撩撥著內心的清純與恬靜,像小貓從桌台跳到地板上那樣輕,生怕驚覺現實而荒蕪的心。

  也許是一種逃避,沒有容納百川的度量。當失敗的陰影牢牢罩住整個的身心,靈魂才明白所有的才能在這樣的天地中不過是對人生的一種嘲弄。所擁有的黯去光彩,所失去的都化作絕望黑與憂鬱藍,於是失落的心再找不到沉淪的地方。記憶,剛硬而倔強地寫下靈魂的心遊曆過的名勝古跡。名勝?古跡?一種虛飾的擺設罷了。任我們誹謗,任我們修改,沒有反抗的力量。心被自然伏獲後,奴性便在現實中滋長。被人造的自然景觀吸引,一樣的風,一樣的花鳥,一樣的魚石。不一樣的是那味,是那氣息。奴性成熟以後,心就學會了適應,在忍耐中適應。記憶中的往事都成了模糊而虛偽的小說。眼前的現實才是真正的擁有。回首,不過是自己給別人虛構的一個夢罷了。記憶也只是一個可任意刪改的寫字板。誰又會知道這一板前的那些東西?

  高聲唱那首《壯志在我胸》。輕聲唱那首《最遠的你是我最近的愛》。心在憂鬱地生長,在憤怒中跳動。想起了白樺林,沒有我的腳步,我卻能聽到簌簌的風掀動樹葉聲。想起了花季雨季中開懷的歡笑,想起了彈玻璃球,捉迷藏時的天真與幼稚。那都成了往事,另一個世界運行的電視劇。被現實中瑣屑的事撩擾著,迷惘地走了很長一段路,因為分不清是幻想還是回首的往事,心才迷失。

  因為空虛,所以才喜歡幻想與回首。被網絡籠絡的心沒有了真情。空虛?多么好的借口:因為生活著,所以空虛著;因為失敗過,所以才更理性的思索;因為不相信回首,也就無所謂失敗與成功。只要生活著,就要快樂著。

  回首,像一幕電影給視覺短暫的休憩,由眼睛觀看心笨拙的表演。

本文地址::小风博客 » 回首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